走在路上的匆匆行人迫不得已受了伤

04-08

浏览量:227

 朝阳起落,已是岁寒时节,晨起,窗台铺满白霜,刺骨寒风透过窗缝轻松钻入衣袖,霎时就打个喷嚏,赶忙拉起外套麻溜的套在了身上,若是出门去,这素裹轻绕绝然是抵不住那寒风。

  穿上结实的大衣才放心的推开家门,迈步而出,虽是簌簌微风,却似冰魄贴肤直叫人打颤。街上人影稀疏,车流涌动,喇叭声偶尔响起,是这片天地唯一的色彩。

  天色渐晚,朦胧月光下的城市一片灰色的轻纱。马路两旁,路灯荧火闪闪诉说今夜的凄凉,走在路上的匆匆行人迫不得已受了伤。

  一声炮饷打破天地的宁静,接踵而至的闪光扫去所有阴淆。轰隆隆的声音四面八方而来,回响在小巷,疾驰在湖面,掀起新的篇章。

  楼宇间,家家灯火通明,一桌桌丰盛的佳肴,欢声笑语淹没过去的忧伤,相册里定格着此时的时光,成为岁月里美好的收藏。

  点滴的过往都是我们的宝藏,汇聚成海,化为力量,撑起岁月里的帆船驶向远方。

  那阵风,正好,不凉。